关于我们

  

江西维邦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高端敷料和新型敷料研发与生产为一体的的现代化企业。公司拥有万级、十万级标准净化车间、领先的自动化生产设备和先进的百级实验室。公司严格按照国际质量管理体系的标准控制产品的质量,以此为客户提供一流的产品和服务,产品先后取得FDA、CE、ISO13485认证,产品不仅畅销国内市场,而且还出口欧美等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深受国内外客户的赞誉。

gs.jpg

  
医药网6月10日讯 多省市带量采购全面启动,既包括高值耗材,也包括普通耗材。如何在“降价”之外,实现更多价值,成为值得思考的问题。
  带量采购,普通耗材引发关注
  当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生活逐步恢复正常,此前因为疫情影响而暂时搁置的各项工作也会重新回到正规,甚至加速推进。前不久,国务院印发《关于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中指出,坚持招采合一、量价挂钩,全面实行药品、医用耗材集中带量采购。
  目前,全国多省市已经开始进行积极的筹备,根据现阶段公布的信息,拟实施带量采购的范围既包括高值耗材,也包括如留置针这样的普通耗材。
  全面实行带量采购,能够让国家受益,百姓受惠,势在必行,但在实施过程中,除了挤压“价格水分”这一核心目标之外,或许我们可以考虑的再多一点,让带量采购发挥出比预期更大的价值,这一点就是:我们能否通过量、价杠杆,把医疗基础进一步夯实,在缓解医保压力的同时促进医疗水平的提升?
  2020年,“基本盘”成了一个流行词汇,它的意思是指事物最基础的建设,起到底层支撑作用,很稳健。各行各业都有它的基本盘。比如此次疫情中,数以万计的普通医护是抗击疫情的有力根基。
  再比如,在疫情之前,口罩是普通到被大家忽略的医疗用品,根本不会在意它还有那么多分类。但就是这样不起眼的产品,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由此可见,只有奠定了牢固的基础,才能进一步去追求闪亮的突破。
  在临床治疗的过程中,一般人可能只对某些高精尖的医疗设备有所了解,对留置针这样频繁可见的产品反而毫不在意,殊不知正是留置针这样的普通耗材,恰恰是耗材体系的基础。要知道,对于住院患者来说,静脉输液治疗是最为基础且常见的治疗手段之一。以留置针为例,在中国超过99%的医院在使用外周留置针进行静脉输液治疗1。
  有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静脉留置针市场需求为3.52亿支2。而在美国,每年有超过3亿支静脉留置针售出,并且60%-90%患者在住院期间使用静脉留置针3 ,考虑到中国的人口基数、临床需求、医疗结构的变化等种种因素,留置针的市场需求预计将会进一步增长。
  普通耗材,这些临床诉求很重要
  很明显,从普及性和使用量来说,留置针毫无疑问是所有医疗器械中使用最为普遍的类别之一,可能有人会问,既然这么普遍,那留置针是不是没啥技术含量?事实真不是这样。总体而言,留置针可以分为开放式和密闭式,其中又细分为普通型和防针刺伤型,再根据不同的输液接头类型又分为有针连接和无针连接,以及针头是否可替换。随着临床需求的不断细化,还要求有不含DEHP非PVC留置针,以及满足放射造影的耐高压型等等。
  就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中华护理学会《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护理要点》中指出4:静脉注射使用留置针或安全型留置针,避免发生针刺伤;中华护理学会《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医务人员静脉输液治疗工作建议(第一版)》中指出5:病情平稳的患者,应选择外周静脉留置针。为了防止血液污染及针刺伤的发生,建议尽量选择安全密闭式留置针。
  同时,建议中也指出,大多数输液应考虑使用20-24G的外周留置针,对新生儿、儿童及老人应考虑使用22-24G的外周留置针,重型和危重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或需要快速输液时,应考虑使用更大规格的16-20G的外周静脉留置针或根据病情需要置入中心静脉导管。
  很明显,对于不同的患者需求和不同的医疗场景,应用不同的留置针类型,这是来自临床的现实诉求。建议带量采购地区在制定方案时,要充分考虑其中的复杂性,如果只是简单地将其仅划分为普通型、安全型等几个类别,很可能造成产品的细分品类被挤压,临床应用受限。
  有资料显示,在静脉治疗过程中,经常会出现导管脱出、静脉炎、堵管、外渗/渗出、感染等并发症,技术含量较高的产品,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并发症的可能。
  质量、数量与价格
  何为技术含量较高的产品?品牌的市场占有率算得上一种直观反映,市场占有率较高的品牌,都经过了严格的临床实践验证和海量的临床使用反馈,拥有严密的质量控制体系,能够保证产品品质的稳定。
  在耗材带量采购中,如果出现原来区域市场占有率排名前列的品牌大量出局,而市场占有率较低的品牌依靠降价中标,这样的结果是有待观察的。
  从经济角度来看,这样的结果一定是实现了耗材降价的目标,但从医护使用感受度的角度来看,中标品牌在临床使用量、使用效果反馈等各维度相比之前传统优势品牌,还是存在一些差异,需要更长的时间和更大的样本量予以验证,一旦验证结果没有达到我们预期的美好方向,那么患者健康和医护人员安全,是否也在无形中受到了影响?
  平衡:医疗费用与医疗质量
  有些声音认为,带量采购的目的就是降价,能够参与带量采购的品牌都是合格的。但合格与优质间,终究是有区别的。品牌之间的质量差异、技术含量、优势特色一定是客观存在的,生产许可衡量的只是准入标准,并非最高标准。
  就像考试,有的考了60分,有的考了100分,从规则来看大家都是及格的,但对安全性、有效性要求更高的医疗器械来说,更高的分数是不是意味着更满意的医患感受,更强烈的安全感。
  带量采购,完全可以在挤压价格水分的同时,兼顾优质产品的覆盖。所要做的,无非也就是在价格降幅之外,多考虑一点点产品质量与降价幅度之间的客观联系,就是这一点点,对于夯实医疗“基础”的作用就是巨大的。
  不管是患者还是医护,都希望在减轻医疗费用压力的同时,能够享受到同等医疗质量的治疗服务。基于此,在带量采购过程中,有必要更加全面综合地制订相关方案,让医疗基础更加稳固。
  资料来源:
  1、孙红,王累,关欣,等.全国部分三级甲等医院静脉治疗护理现状分析[J.]中华护理杂志,2014,49(10):1232-1237.
  2、新思界《2016-2021年中国静脉留置针行业市场供需前景预测深度研究报告》
  3、RICKARD C M, WEBSTER J, WALLIS M C, et al, Routine versus clinically indicated replacement of peripheral intravenous catheters: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equivalence trial[J], Lancet, 2012, 380[9847]: 1066-1074.
  4、2020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护理要点》
  5、2020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医务人员静脉输液治疗工作建议(第一版)》


  
医药网6月17日讯 新冠病毒再次袭来,务必戴好口罩。
  北京4天确诊79例,病毒来自欧洲方向
  6月15日,根据北京市卫健委消息,6月14日0时至24时,北京市新增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6例,其中男性25例,女性11例;北京户籍2例,外省户籍34例。
  这已是北京连续4天出现确诊病例,根据北京市卫健委数据:
  6月11日,北京市西城区新增1例确诊病例;
  6月12日上午,北京市新增确诊2例;
  6月12日12时至24时,北京市再确诊4例新增病例;
  6月13日,北京市新增报告本地确诊病例36例、无症状感染者1例;
  6月14日,北京市新增报告本地确诊病例36例、无症状感染者6例。
  6月14日,北京市疾控中心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专家组成员杨鹏研究员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通过全基因组测序发现病毒是从欧洲方向来的,初步判定与输入性有关。
  但病毒到底怎么来的还无法确定,有可能是污染的海产品或肉类,或者进入市场的人通过分泌物进行传播。
  6月14日晚,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发微博表示,好消息是所有病例都与新发地市场有关,没有看到无传播途径的病例,说明防控处于疾病扩散的早期。按照目前的处置力度与速度,这场疫情可控。
  坏消息是新发地市场的吞吐量惊人,后续是否会出现新的爆发点现在不可知。
  今天北京所做的精准防控,及时处置,不影响全局的防控策略,应该是今后全国各地防控的常态。
  口罩热度飙升20倍,销售量增长400%
  随着北京确诊病例数量不断增加,6月15日,百度搜索大数据显示,“医用口罩品牌”搜索热度在近 24 小时内飙升 20 倍。
  6月15日,阿里健康官方微博也发消息称,近日通过阿里健康在天猫/支付宝的核酸检测购买增长近10倍,口罩等防护用品,以及新冠肺炎在线问医量亦显著上涨。
  除了阿里健康,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消息,京东平台的数据显示,6月13日全天,京东健康平台上关注、浏览核酸检测预约服务的用户数增加了385%;当天下单购买核酸检测服务的成交量,环比前一日增幅达460%。
  此外,6月11日起,京东与多家口罩生产厂商沟通,在原有618大促的备货量之外增加备货量。
  来自拼多多的最新数据显示,6月12日至14日三天,平台口罩和消毒液的销量同比上月销售增长200%,环比上周增长400%,增量主要来自京津冀地区。
  口罩和消毒液成为618期间的销售热点。
  根据叮当快药官微数据,6月12日,叮当快药平台北京地区口罩搜索次数环比增长1800%,酒精搜索次数环比增长1500%,连花清瘟搜索次数环比增长突破1000%。
  与此同时,市场对口罩也反应明显,东方财富数据显示,口罩板块企业中有78家股价上涨,道恩股份、尚荣医疗、延江股份、英科医疗、振德医疗等企业,股价均上涨10%左右。
  大批口罩进京
  根据人民日报消息,6月15日北京市教委发布校园新规,要求师生员工等在校园内包括上课期间都要全程佩戴口罩。
  6月14日,在北京市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提示市民,保持社交距离,在密闭空间按要求佩戴口罩。
  此前,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期间公众佩戴口罩指引(第四版)》表示,公众前往商场、超市等公共场所(区域)时,工作人员在提供服务时应佩戴口罩。
  口罩需求或进一步增长,但与年初疫情状况不同的是,此时国内口罩产能已比较充足。
  拼多多方面表示,相关防疫货品数量充足,平台将确保此类产品以全网低价的方式足量供给。
  叮当快药方面表示,目前,平台已将首批200万口罩及30万瓶酒精、30万瓶消毒液、20万瓶洗手液等防疫物品紧急调拨到位,面向北京市民平价开售,后续还将持续加大各类防疫物资供应力度。
  5月24日,国务委员、外交部长王毅在记者会上表示,中国向世界出口了568亿只口罩。
  如果按2月至5月来算,我国平均每天出口4.73亿只口罩,即我国口罩的日均产能已在4.73亿只以上。实际产能或许远比这一数字高,我国口罩单日出口量曾超过10亿只。
  4月26日,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商务部外贸司司长李兴乾表示。4月24日当日,中国出口口罩10.6亿只,比3月31日5号公告实施前的2.24亿只,增长3.7倍。


  
医药网6月22日讯 8天上涨了4万,涨幅接近27%
  1、疫情变化,致使价格变动
  6月20日,国家卫健委公布本月19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27例,其中境外输入病例4例(广东3例,上海1例),本土病例23例(北京22例,河北1例);新增疑似病例4例,均为本土病例(均在北京)。
  可以看到,从6月11日新发地聚集性疫情发生以来,连续9天有新增病例,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05例,其中丰台区已达144例。防控仍处于紧要关头。目前,据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308例(其中重症病例13例)。
  6月20日下午,北京市召开疫情防控第127场例行新闻发布会。会上强调,北京广大市民朋友要注意做好个人防护,戴好口罩,增加风险意识。
  作为口罩的核心原料,熔喷布从2月-5月,价格一波三折,从2万涨到65万,又从65万降到15万;在市场上,熔喷布的等级也有所不同。
 
 找塑料视点报道,6月20日熔喷布价格如下:90级现货报3万/吨、95级现货报10万/吨、99级现货报19万/吨(上述价格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建议)。
  从图可知,自北京6月11日疫情再次受到关注以来,口罩需求暴增,市场需求量加大,熔喷布的交易价格也有所变动。
  以民用/医用BFE99级为例,8天上涨了4万,降幅接近27%。
  2、订单增多,口罩厂24小时生产
  据新华网6月18日报道,河南卓诚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总经理赵银行告诉记者:“目前,公司拥有N95防护口罩全自动生产线1条,平面口罩全自动生产线2条。最近,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反弹,公司订单数量增多。
  因此,从6月15日起,该公司开始全天加班,3条口罩生产线24小时满负荷运转,以保障市场供应。
  据赛柏蓝器械从各地方媒体消息,口罩销量都大幅度上身。
  6月19日,据广西新闻网报道,记者走访了多家连锁药店发现各家药店均有口罩销售,价格并没有明显变化。不过谈及是否缺货时,各家药店都表示,13日媒体报道了北京的新冠疫情新闻后,一度销售平稳的口罩,店面库存再度告急,销量暴增。
  广西康全药业连锁有限公司营运副总经理陆振表示,最近两天的销售量,环比增加了500%。
  据廊坊广播电视台报道,多家药店的口罩销量都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增长,部分药店出现了排队购买口罩的情况。
  3、病毒源头有最新判断
  除了口罩等防疫物品,病毒的源头和特性是被讨论最多的话题。
  日前,中国疾控中心生物安全首席专家、病毒病所党委书记武桂珍等人到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采集样本。
  据了解,第一次病毒病所专家一共采了200多份样本,其中检出了不少新冠病毒核酸阳性样本。第二次,在其他区域又采集了200多份样本,其中又有不少为阳性的。
  为什么能在短时间内采集到这么多阳性样本?这意味着什么?
  国家流感中心副主任刘军研究员解释说:“病毒是怎么来的,目前有这样一些推测:被污染的海产品或肉食品通过冷链运输到市场造成传播,或者感染者进入市场造成了传播。
  “海鲜市场的湿冷封闭,有利于病毒的存活与扩散,这有助于解释为什么短时间内会在这里出现大量病例。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海鲜市场本身就是病毒的源头”,刘军补充道。
  “过去我们在做病毒溯源时一直在寻找中间宿主,现在或许是时候重新审视一下,病毒到底是不是来自于野生动物。”武桂珍介绍说:“这次疫情在北京反弹,也是在批发市场集中暴发,但不同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北京出现野生动物导致疫情的可能性很小。
  这就留给我们一个很重要的提示:是不是有可能源头就是一个感染者或者被污染的食品,而海鲜市场的环境给它造就了快速传播的机会。”武桂珍说。
  刘军也认为,新发地的病毒,有可能是被污染的海产品或肉食品通过冷链运输到市场造成传播,也有可能是进入市场的感染者造成了传播。“不同的可能性都有,但这次疫情来源于野生动物的可能性很小。”